脏园子

这个真的非常好看,画风也好

爱的米老斧:

我看过的最好看的漫画,真的,强烈安利,我至少有五刷,太他妈好看了

阿炸Grace:

安利一个跟大贵族不相上下韩漫!

LESSA莱萨》 

同样是“传承”的题材,被“神”重生了的人意志却与神背道而驰,导致背叛的那种故事~东京吃货没得看看这个吖_(:зゝ∠)_

画风美剧情棒(绝对)打斗炫酷,主线人物性格完整。

莱萨小山羊君犯傻的时候跟莱一毛一样【带个莱字的都这么萌】

ps. 不过跟莱不同小山羊和主角不会随便开挂,,Ծ‸Ծ,,只是一直在学习开挂而已【严肃】

图只放主角配角来来自己发掘!

这个没什么人气有些伤心啊QnQ


我收回前面不相上下的话……这他妈简直太好看啦!!!作者是神!

关于他们

好棒

Pockyyyyy:

这写得太好了……啊………太太们超棒呜呜哇


一条躺平的〇〇:



遥写的特别棒,完全戳我,他们俩的好(无论是各自的还是相处的)一篇文根本写不完。




勉强算是完结感悟的一些话。




摘抄三段话送给雷狮——




1、如果你要驯服一个人,就要冒着掉眼泪的危险。(出自《小王子》)




更何况你想要驯服一个和自己一般精彩绝艳的家伙




2、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否则余生都无法安宁度过。(出自《神雕侠侣》)




无论最后你们是否在一块了,都很难找回初遇的刹那惊为天人的悸动。




若是没有在一块,一旦时过境迁,千帆看遍,浪子回头,江山不改,沧海巫山,都不如一个你。




3、这是你第一回喜欢一个人,像封闭的山谷猛然敞开,大风无休无止地刮进来。(改自阿乙)




俗话说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当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晚了(笑)








摘抄送给安迷修——




1、玫瑰,为了被斩首而生长的头颅。(出自《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写文的灵感来源,骑士阁下的道是一条死路,但是这不会阻止他前行。“虽千军万马吾往矣”的气魄何时何地都很动人啊(prpr一下)




2、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能忍受任何一种生活。(尼采)




所以你可以无畏孤独,无畏死亡,无畏遗忘。




3、不成熟的人为了伟大的事业英勇地死去,成熟的人为了伟大的事业而卑贱地活着。(出自《麦田里的守望者》)




做一个伟大的理想主义者,不成熟也是不成熟的美好,我敬佩殉道者。但是 某种意义上就能看出安哥的确是成熟中带着天真美好,不过这样他才是他。




4、很会笑的男子要是死了的话,这个世间是要寂寞的。——所有安厨的内心,大概就是我们都会在屏幕外为他哭吧(ಥ _ ಥ)(生无可恋脸)




其实骑士你现在不孤独啊,一大群迷妹在看你啊!(好吧你不知道)








最后最后,雷总真的是很傲,让他对人认输基本不可能。直到安哥没气了才会肯开口自欺欺人。




爱情这场战争他们本来就没有输赢,从头到尾都是势均力敌。




但是一旦一方死去,活着的那个必然一败涂地。




雷总就输在他活下来了。








在此感谢所有喜欢此文,给蠢作者支持的小天使们,正剧向不说最后还捅刀是蠢作者心太狠了。




檎遥:







用于自省。
亲吻我白我饼,爱她们。 @江桥别雾  @一条躺平的〇〇 




雷狮




首先应该没有爱爆粗口的二设啦。他成长的环境不可能带来这种性格。




实际上是很冷静的人吧,就像饼说的,成熟的幼稚。冷静现实又骄傲,该狂的时候自然也有。意气风发,我只能想到这个词。漫画里有小细节表明他的骄傲,但比起过度的狂妄更符合自己限定下的尺度,有点贵族气的感觉吧。




显然是随性的,官方也强调了无法忍耐。他放弃身份去当海盗本身就够随性了,因此丝毫不在乎别人看法。我想是个活得很潇洒的人,而且优秀,这种人会引起旁人(至少是我)的羡慕。仰视的光辉,如同某颗恒星,怪异引力法则与恣意之光。




该怎么形容他的性格啊……真的很难说,彻彻底底的无解,雷狮这个男人啊。他大概会干一些别人不大理解的事,但都有自己的考虑,绝不会真正地让情绪完全主宰自己——这点上我认为安迷修会明显一些。




毫无疑问是有责任感的,而且我认为他背负了自己察觉不到的责任。他接受的教育肯定会告诉他王者的责任与担当,雷狮断然不会把这些当回事,但他无形中应该会践行一些。感觉会有对强者的尊重(大概不多)。看到弱鸡就踩这个实在太棒了——妥妥的机会主义和利己至上哇呜呜呜。




我觉得安迷修看不惯他在于他俩根本就,不是一条路的人啊。我直说了按性格和走向他俩基本不会有贴合原著的he了。真是太遗憾了。




想不到什么要说的,我明明打算吹他五千字。




安迷修的话,成熟的天真——我饼太棒了。




他显然是个混乱正义,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而且有一套自己的行为准则,有原则但是底线是什么却不大清晰。




和白聊的时候一致认定此人势必比雷狮疯,怎么说出来这个feel哦……你可以想象一个认真的家伙,他超正义,三观rio,but其实有一些情绪化的地方,但他很少表现出来,所以你以为他无趣而迂腐。




这个人啊,他一直是独自的。我们玩马的梗,也会注意到他确实没个搭档哦。借用我白的话,他自己没感觉,但是在雷狮看来,安迷修其实蛮孤独的。不是寂寞,只是偶尔会有些无聊。




说起来,最后的骑士,我可不觉得是中二。这是资本。安迷修无疑是个清高而有气节的人,还是那句坚守自己的道义吧。




两个天才,两个少年,两个真汉子(?!)。我只能想到鲜衣怒马少年时,想到某些武侠小说里的片段,老电影一样。没有所谓he可言,只能看到两个人在最好的年纪恣意绽放,对的时间对的人,可就是不会在一块,永远不可能。真是耀眼死了。




我觉得他们对彼此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没有上升到至死不渝的爱。说实话一定要雷狮做个选择他可能觉得卡米尔他们更重要,而安迷修更不可能放弃他的道义。他们无解。




顺便一提,感觉这二位对彼此的理解会比对自己的认识深刻一些。类似于,看画的人比画家更能懂某些意外的深意吧。所以他们不对付。太奇妙了。




想起来就补充。





        私心觉得Nick的名字起的蛮好qwq有大大去查了Nick的全名,是叫Nicholas·P·Wilde,也就是尼古拉斯·P·王尔德。
        先是Nicholas这个名字,去查了查意思:)这是百度知道上的话:在西方世界,人们认为Nicholas是一个可爱的胖胖的乐天派,不过也有人认为他是个让人难以琢磨的恶作剧创造者。之后是在百度上查到的东西,一跳出来的就是Nicholas·Cage和Nicholas.Hoult这两个演员了qwq,其中一个还是影帝级别的。
        之后是Wilde这个姓氏,大家都有股熟悉感吧。就是小学课本上《快乐王子》的作者的姓氏qwq直接说中文吧:奥斯卡·王尔德
        虽然不知道官方怎么想的名字,但感觉这名字很适合Nick啊,无论是Nicholas这个名字,还是Wilde这个姓氏,都很像Nick这样的人。

www

终于换回来了www

#静临#COH 国王临×骑士静

4000字左右的逗逼意识流,贴吧接梗。
那年轻人是似蛇的,米尔达这样想着。
折原临也继承了他父亲那厚重的黑色头发,还有母亲富有诗意的暗红眸色,又在他的嘴角挂上了温柔和善的笑意。可他是淬了毒的。哪怕后院的小女仆们讨论着折原大人多么富有魅力,她们小声的说着他沉思时下意识抚摸手上红宝石戒指的模样多么性感。她们都没看清那年轻人本质,米尔达回忆的时候想着,折原临也这个人,你是看不见也摸不着底的,也许那最为熟悉他的人,是那沉默寡言守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
折原临也是国王的嫡子,他还有两个妹妹,可爱的很。在这之前,他在西方那边留学。那一切的开端是老国王的去世引起的,命运开始的时候也许结局就是注定了的。
米尔达吸着烟斗,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透着那微薄的烟幕,他回忆起那一切初始时的模样。
老国王的去世是在一个天气格外美好的清晨,年轻的阳光温暖舒适的投在地面上。那时王宫里的厨子还在清洗他早上要用的青菜,可他真的就死了。
那富丽堂皇的宫殿也没有那股奢靡的生气了,穿着各种各样华贵衣裳的妃子在那里呜呜的哭,泪水混着她们脸上的脂粉往下流。臣子们只恭敬却沉默的站在那。
米尔达又吸了一口烟,他隐隐约约的想起不知道谁说的一段话:“可人不是断气的时候才真的死了。有人说人会死三次,第一次是他断气的时候 ,从生物学上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人们来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在社会上他死了,不再会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那时候他才真正的死了。”(♧注①)也许他回忆完这个荒谬冗长的故事之后也应该把他们忘掉,不然那些死者的亡魂会缠着你的,他们会在你的耳旁声嘶力竭的质问为什么不让他们完整死去。
他感觉那四个人的亡魂就在他的身边,咔哒咔哒的想要掐住他的脖子,然后死去。
然后那年轻人就回来了。他是嫡子,不得不回来继承王位的。那年轻人身边跟着个男人,就是那个沉默寡言的守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其实那男人是有副好皮相的,可他既沉默又暴力,他在来到这的第一天就空手捏碎了个玻璃杯子,红色的血顺着他的手往下流,可他像是什么感觉的没有似的。米尔达知道,那男人是有些小小温柔的,可那后院轻浮的小女仆们怎么会知道呢。
大臣们多半不喜欢折原临也,他那老父亲下葬的那天,他也只是低着头,看不清什么表情。唯有平和岛静雄跟在他身边。那天的天气没有下雨,阳光像是金子。浩浩荡荡的队伍,妃子还是没抹干脸上的泪,在阳光下面闪着光。
米尔达旁边的管家轻声告诉他应该用餐了。他放下烟斗看着那煎的正好的小牛排,小挫白色的土豆泥堆在旁边。饮品是温热的红茶,香醇却有点苦。
米尔达品着红茶时,思绪就漫无目的的飘过去了。那国家是喜欢茶和酒的,贵族们都恨不得费尽金币去收藏那些东西。折原临也是个异类,在这群人中。他是喜欢喝咖啡的,他肆无忌惮的用老国王收藏的来源于上世纪制作精良的骨瓷杯子来冲咖啡。大臣们可恨于他那天大的不敬,可又脸憋的通红什么也说不出。
也许是那些大臣们看出了那年轻人的本性吧,在他的手底下世人像是玩偶,用他的剧本在那里哒哒的跳舞。
米尔达把手中的杯子晃了晃,看着杯子的花纹。那花纹是精美极了的,可其中还是有着细小的漏洞。
也许那个沉默的男人不在那剧本内。他和折原临也就站在这世界外,无言的看着一切。
米尔达想大臣们是恨极了也恐惧极了那年轻人的,他那温文尔雅的壳下的本性锐利。他清晰记得那天折原临也在开满了玫瑰花的园子里喝咖啡时,那时的玫瑰开的肆意,香气溢满了整个园子,那时的折原临也用他那暗红眸子瞅着他,然后忽的笑了一下。那笑容让他恐惧的不敢形容,像是装满了对世人愚笨的嘲讽,又充满浓浓的爱。那时的他却猛然想起了折原临也与平和岛静雄到来的第一天的时候,那是折原临也在平和岛静雄耳边低语时,他也是这样笑容满面。
那时的折原临也穿着格外普通的一身黑,上面隆着白色的毛的外套。而平和岛静雄站在他旁边。
大臣们并不喜欢他那样的装束,他们觉得那么穿既不符合身份又不正式。可那时的折原临也也只是笑笑,他们也必须承认那年轻人的气场了。
米尔达放下书,看着外面那日落。光照在物品上,给它们蒙上一层雾。谁知道真相呢,也许就在最后那年轻人都是笑着的。
米尔达觉得自己从未读懂过那年轻人,无论他把那年轻人臆想成了什么样,是嘶嘶作响的毒蛇,还是没有血的妖魔,亦或是巧妙牵引世人落入他网中的剧本家,甚至这些都是那年轻人。可他还是不行的,他那肤浅的思想一丝一毫都没有渗透进那关系里。
他是在逆着这世界的法则而行的,他知道了本应该被人吞进肚里而不见天日的秘密却没有藏起来。这一切都应该停止于那个午后的。
那时朝廷的气氛似乎沉默的扭曲起来,每个人都似乎在想着如何在这沉闷而被噩梦充满的地方脱离出去,那新来的国王太过可怕,那一个眼神就感觉自己被扒光一般。
米尔达曾经很喜欢绘画,就那种水彩啊,油画之类的。他享受那种精雕细琢,而又时不时涂涂抹抹的感觉,就像很多东西握在他手里一样。
他很久没画画了,就从那场悲剧之后。那时当他拿起画笔,就不由得的去沾那些红色,那些火红,橘红带着灼热色彩的颜色。那画面印在他脑子里了,烙在神经末梢,不真切而清晰。
他看着那些他以前画的画,被岁月刷成浅黄而脆弱的画布崩在看着马上就要破裂而又已经散发腐烂气味的木头上。他曾经在五月中旬时画那在阳光照射下的玫瑰,那时他将自己隐藏于玫瑰丛的后面,想要将一切美好都画进去。
他不喜欢画人,他觉得那些场面生来就是不该带有人类气息的。可他又亲自打破了这规定,他默默的想,那两个人是不应该归属于人类的,他们是从地狱深处蹦出来的魔鬼,将人间搅的不得安生之后又无影无踪。
他记得他画这幅画的那天,他一如既往的缩在玫瑰花丛的后面。那是国王的庭园,没被召见的话他是不应该进去的。折原临也在那喝着咖啡,平和岛静雄在他身边。其他人都没有在那,只有自己在暗处。他记得那时折原临也的笑容,天真的仿若孩童,又充满深沉的爱意甜蜜的仿若白糖。那时他坐在精致的椅子上,骨瓷杯子里的咖啡还慢悠悠的飘着热气。可他是抬着头的,而平和岛静雄弯着腰。
那时平和岛静雄常年带着的墨镜被他挂在胸前的口袋里,布料也因为那重量往下坠了微小的弧度。他想那时的他没看错,他们是在接吻。
米尔达记得那时的他蓦的一顿,然后却继续静静的待在那。他从不知那时的他怎么想的,但却把那个姿势画在了画布上。但那画面真的很美,除了主人公都像童话那般浪漫。米尔达用拇指摩挲着这幅画,这恐怕是他这辈子画的最为鲜艳的一幅画了。
他不愿意用爱情来形容这两个人的关系,那是侮辱人的,横在他们之间是一种更高尚的感情,正如那俗语:“世上至高的情感千万,何苦单让爱情一者掩盖它们的华光?”(♧注②)一般。
有时他感觉着世界是倒立着的,一切都黑白混淆。那不明不白的灰色物质在天空中,而那世界上也没有所谓真正对与错。一切都只不过是世人们为他们附加上的意义而已。
米尔达记得他在西方时遇到的那两个年轻人,富有浪漫主义,但是又有些隐隐的危险。也许他们这些人的本质是一样的,只是程度的不同。
那两个年轻人一个是亚裔,而另一个是不知哪国与东洋的混血。那混血青年使他记忆最深的便是那眸子了,那是双总是眯着的眼睛。而青年脸上也总是总是挂着谦和的笑。他曾见过那青年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在暗处盯着一般。米尔达记得那瞬间他仿佛感觉到了那青年平日笑嘻嘻的假象下的冷血残酷。那青年是个冰雕师,对那些与艺术有关东西喜欢的很。他曾经见到那两个年轻人在书屋门前遇见后跳了一小段华尔兹。而那亚裔女孩,也有着不清不白的危险感。米尔达摇着手里的手环,用的是类似于铜的材料,小小图案被严密压于玻璃和金属托之间。那女孩送给他的,上面印着不知所谓的向日葵。当时那女孩笑着对他说,:“先生,这可是沐浴着加州那明媚阳光的向日葵啊,是既美丽又是富有温馨色彩的,希望你有一天能真正理解它们哟。”她那哟的字音是拉长与向下的,像是有什么神奇的秘密,而又让米尔达自己去查询。
他曾以为他理解了那隐晦的秘密,可那类恶魔似的人的思想隐秘的很,怎会让他轻易猜到呢。
无非是一些隐晦的存于世间的真理,米尔达这样想着。他们那样的妖魔,都是突破常理,孤傲的立于世间。在暗处窥探到了某些东西,又笑着的悄然把它们写进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
可他们还是被命运困住了,米尔达想。无论他们怎么样游戏世间,那命运定将他们送回地狱。但他们是要在这世间留下一些东西的,无论是什么样的。
米尔达把那段时光记得清清楚楚,那时的他以为那风暴真的结束了。他觉得他那段时间真的是错的离谱,那时的他们,正处于风眼的位置嘞。那段时光真是既温和又美好,
金丝雀在树梢上叫。
和平安详的日子是人人想过的,米尔达并不例外。那段时间他每天画点画,然后再分出一点心思去留意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
但折原临也后来是死了的,他被毒死了,在那风暴的最后。米尔达时常在想,那年轻人真的不知道那毒药吗。但他确确实实是死了的,和他父亲一样死在灿烂的阳光下。那天的下午茶结束时,小女仆进去收拾时,发现他倒在那。
那时混乱极了,米尔达记得。他们那关系被发现了。大臣们怒火中烧,他们绝对不会让一个同性恋当他们的国王,在那时相传这样是要亡国的。他还记得那时的折原临也向下瞅,那眸子就像晶莹剔透的红宝石。大臣把平和岛静雄给免职了,之后那男人也不知是哪去了,是死了还是荡在世间像个亡魂。支持折原临也的大臣们都被处死了,有个家伙在死之前甚至高喊着:“折原临也生而为王!”然后他的头就被枪打了个大洞,粘稠的鲜血溅了一地。他们把那些人堆在一起,用火烧掉。那火鲜活的跳跃着,像是吸食着那些人的生命。
米尔达回忆完整个故事,他觉得他应该把他们忘掉。那恶魔似的人是愿意在世间留下痕迹的。那画是痕迹,那手链是痕迹,连他脑子里的思想都是痕迹。他要把这痕迹抹掉,那亡灵才不会在他耳边低语。他的那亡魂在他耳边催促他的死去呢。他步履蹒跚的向前,去摸索那时他那珍贵的左轮枪。
注一:摘自江南的《龙族》
注二:随缘居糖糕大大的文里的超棒的话